头号“种子”首秀留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
  5月20日,2019年苏迪曼杯进入第二个比赛日,夺冠大热门日本队终于登台亮相。由于他们的夺冠呼声与中国队不相上下,仅仅以3∶2击败弱旅俄罗斯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,不过考虑到日本队雪藏了包括男单世界第一桃田贤斗在内的多名,这个结果也算情理之中——和东道主一样,日本队精心规划着前进路线,一点一滴地累积状态,坐拥各项“杀器”的他们依然是国羽最大的威胁。

  A

  日本队首秀明显留力

  本届苏杯有31支球队参赛,但只有第一组别12支队伍有机会争夺冠军。参赛球队根据世界羽联3月5日发布的最新积分排名,日本队成为头号种子球队,中国队次之,排名第12的俄罗斯队搭上的是争冠组别“末班车”。

  面对这样一个对手,日本队的南宁首秀明显留力,除了奥原希望,其余四项上日本队派出的都是二号选手,实力相差悬殊的俄罗斯队则趁机掀起浪花:在俄罗斯队首局混双失利后,世界排名63位的马尔科夫在男单中以2∶0掀翻世界排名第10的西本拳太,爆出本届苏杯第一个大冷门。男双伊万诺夫/索佐诺夫同样以2∶0击败远藤大由/渡边勇大,将日本队逼入绝境。

  关键时刻实力说话,随后的女单和女双,日本队再没给对手任何机会,奥原希望以21∶6和21∶16连下两盘,世界排名第二的女双组合福岛由纪/广田彩花则以21∶5和21∶16战胜博洛托娃/达夫列托娃,日本队反败为胜。

  显而易见,头号种子球队在自己的揭幕战中轻敌了,赛后西本拳太非常自责,“首场比赛压力很大,自己没能调整过来,希望接下来能有所调整,发挥出真正实力”。

  B

  最接近冠军的机会

  从17日抵达南宁那天起,日本队的一举一动就备受关注。在中国队一家独大的局面结束后,日本队一跃成为当今羽坛的超一流球队:男单世界第一桃田贤斗去年打满赛季77场,胜率高达九成;女双世界排名前三由福岛由纪/广田彩花、松友美佐纪/高桥里华和松本麻佑/永原和可那牢牢把持;女单的奥原希望和山口茜一个排名世界第二、一个第四。对比东道主中国队,日本除了混双略有逊色,其他四个单项都无所畏惧。

  而在实力之外,日本队的求胜欲望也超出了绝大多数球队,自从2004年担任日本羽毛球队总教练后,韩国籍主帅朴柱奉先后率队夺得过汤姆斯杯和尤伯杯,苏迪曼杯是他唯一还未攻克的山头。在广西体育中心,朴柱奉有压力更有动力,“日本队在世界大赛中就差苏迪曼杯冠军了,所以本次出征在日本国内也引起了广泛关注,如果我们能够夺冠,那毫无疑问是焦点新闻”。

  20日记者在媒体席上看到,采访日本队小组赛首战的日本媒体多达27人,涵盖了文字记者、摄影记者、电视台主播、评论员和制作人。朝日电视台国际涉外部负责人石塚晶子说:“此次比赛是日本队最接近苏杯的一次,日本羽毛球精英倾巢而出,(作为媒体人)我们肯定不能落后!”日本共同通讯社佐佐木也对夺冠前景表示乐观,他说:“日本队最大的对手只是中国队。”

  至少在自信心上,日本球员已经准备好了,出征仪式上队长嘉村健士就想好了夺冠后要如何庆祝,“全队会在南宁一起把教练抛向半空”。而在南宁亮相后,日本队的球员也明显为此拧成了一股绳,首战无论领先或落后,替补席上始终是沸腾的,随时会响起整齐的加油声。

  C

  国际化教练团队护航

  头号热门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,日本队的强势崛起背后,是十几年如一日的铺垫:从1989年首届苏杯开始,随后的近20年时间里日本队一直混迹于第二级别赛事。2015年首次闯进四强并打入决赛,2017年又一次闯进四强,两次挡住他们的都是中国队,其中包括上届苏杯打满五场的苦战。

  肉眼可见的进步背后,是多国羽球精英的群策群力,在本届苏迪曼杯所有参赛球队中,日本球队的教练阵容是最国际化的——总教练是韩国著名教练朴柱奉,女双教练是原籍中国的丁其庆。混双教练颜伟德、男双教练陈金和都来自马来西亚。集众家之所长让日本羽毛球进步神速。

  羽毛球在日本的发展得益于“明星效应”。媒体人石塚晶子说,自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松友美佐纪与高桥礼华夺下羽毛球女双冠军后,羽毛球运动在日本越来越流行。这两年日本的知名羽毛球运动员如雨后春笋般崛起,更让日本国内对羽球的关注度水涨船高。

  所以明眼人都知道,这个关口的苏杯对于日本队来说意味着什么,不过所有人也都明白,主场作战的中国队仍然是最有力的冠军争夺者。“中国羽毛球队长期称霸世界,在我还是运动员的时候,中国队就已经叱咤风云,两年前日本队在半决赛中2∶3输给了中国队。这次来到中国队的主场,胜利更是绝非易事。”在日本队主教练朴柱奉看来,不到终场哨响一刻,没人可以懈怠,中日两强都会为奖杯全力以赴,纸面上的优势将在登场后归零,“世界排名只是数字,不代表什么,亚运会、世锦赛和全英赛我们(高排位的选手)都输了,比赛准备得再多,发挥出来才是关键”。

猜你喜欢